11选5 > 印刷机长 >


  一本精美画册背后,除了要有艺术家提供作品,有设计者提供包装设计,还需要有印刷厂精湛的技艺。在色彩还原方面,艺术家对自家作品印刷质量会有近乎苛责的要求。

  要想满足艺术家们的需求,印刷工作者自然有一套本事。策展人王岩琰就对杭城的几位印刷机机长推崇备至。“有审美能力,理解艺术作品,看颜色也准。”

  记者走进杭州东联广告印刷有限公司的厂房,所有印刷机都在运作,每台印刷机有七八米长,近2米高。黄、品红、青、黑四种颜料滚轮在机器上匀速滚动—印刷品上的所有色彩都得用这4种颜色调和出来。

  在印刷机另一头,有一个操作台,台上有一个显示屏,台板上则有32排按键,每排都有一加一减两个按钮。操作台上方有24个大灯和20个小灯。这些灯亮得越多,说明滚筒间下的油墨就越多。

  每台印刷机都配备有1名机长、2名助手。而此时,机长正站在操作台前,两手放在按键上,一边手指点着加号按钮,另一边的手指也操作着其他减号按钮。这32排按键,就像钢琴的黑白键,每个键都会奏出不一样的色彩。一整套印刷流程下来,这些按键就能演奏出一首完整的色彩之歌。

  当值的机长王云雷已经连续工作12个小时了。站在操作台前,他会时不时地拿起成品细细查看一番。王云雷个子不高,脸圆圆的,剪了一个干练的平头,很敦实的样子。

  从2003年印刷专业毕业开始,王云雷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做了10多年了,目前他也已经是东联印刷有限公司的厂长。

  王云雷给记者简单介绍了一下机长的工作,机长需要根据客户给的CMYK数值和数码打印的样本,进行批量印刷。每次印刷前,机长都需要多次调试印刷机。其实,数码打印的样品并不能还原真实色彩。在与客户交流沟通后,机长会对客户给的数值进行微调。而机长的才能,就体现在这一个“微调”中。

  “造印刷机的精度,比造飞机还要高。”说着,王云雷扬起眉毛,很骄傲的样子。印刷对出墨量的精度要求会达到百分之一毫米,没有多年经验是不行的。有经验的机长可能只需打印一两个样本,就能印出满意的色彩。而一位新手则可能要通过10多个样本的微调,才能找准颜色。

  “有时候,机器也会闹脾气。昨天晚上,印刷同一件东西,平时只需要开4个大灯,昨天我开了6个大灯。”王云雷拍拍自己的机器说。原来,由于齿轮磨损和油墨会结出硬硬的小片,印刷机的实际下墨量就会受到影响。所以,机长得把机器当作情人一样呵护,不能全凭死记,得懂机器的小脾气,“安抚”好机器的状态,才能印得顺手。

  王云雷觉得,要把一大块色彩印平整是最难的。前段时间,他要为一家食品公司印刷橄榄的包装盒,那个包装盒整个都是平整的橄榄绿。“橄榄绿需要4个颜色调出来,又是一整片的色彩,机器的一点小脾气就会暴露无遗。”

  果然,印刷的前两份样品,中间都有一条非常明显的深色线条。这是“压力杠”,是由于机器齿轮磨损,导致几个滚轮间压力不平衡引起的。而这条压力杠,就是塑封包上膜也遮不住。不解决,显然是要砸单了。

  怎么办呢?王云雷决定找出机器问题所在。他像调琴弦校音一样,用排除法检查了每一个滚轮的压力,并且校准了它们的压力。

  但这一次,样品上的压力杠还是很明显。见调整滚轮压力的数值没有效果,懂得印刷机脾气的王云雷又打起了包衬纸的主意。包衬纸是印刷机滚轮上包裹的纸张,作用是平衡滚轮的压力。“一般情况下,包衬纸是不会动的,而在这次的问题中,也只能通过调整包衬纸的厚度来平衡压力了。”王云雷说。

  “包衬纸原来是40丝的,我那天给它减掉了5丝。”记者听得一头雾水,丝是什么单位?王云雷解释,丝是印刷时一个通用单位,等于0.01毫米。那天,他减掉了5丝,也就是0.05毫米,这才最大程度地弱化了压力杠。

  像做菜一样,国外的食谱精确到多少克油盐酱醋,按着数值做出来的食物就是合乎标准的。但国人讲究的美食从来都不会有严格的数值,更多的是凭经验。这对色彩同样适用。

  浙江国际美术交流馆的王岩琰告诉记者,画家、摄影师对自己作品的还原度要求近乎苛刻,他们通常会亲自跟单,自己直接去跟机长交流,这时候就要考验机长对艺术作品的理解力了。

  王云雷自然也与不少画家打过交道。几年前,一位擅长画虎的水墨画家找到王云雷,要出一本画册。原画金贵,自然不能随意拿来印刷厂。画家只带来一册偏色严重的打印样品。

  画家的要求很简单—还原自己的作品。但是,这工作很难实施。一方面客户提供的数值都需要调整,另一方面,机长也没有见过原画。

  那么,怎样才能从画家的描述中,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样的色彩呢?“当时只能多打几个样品出来,画家说得很明确,要再偏红一些,才能表现出老虎的霸气。”至于偏多少,红成什么样,就全凭机长自己的理解了。

  王云雷与画家攀谈了很久,听画家对作品的介绍和理解,再一点一点加大红色颜料的比重。最终,印刷画册得到了画家的首肯。

  如果平时只是闷在印刷厂,就算对机器了如指掌,恐怕也难以很好理解客户需求。“你至少得印什么像什么吧。”王云雷说,他常常回去看看画展,去五金店逛逛,看看现实中的门窗颜色是怎么样的,才好还原客户的要求。说起这些,王云雷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他看到现实中门窗的颜色,能大致分析出印刷的CMYK数值。“当然,有经验的机长都得有这样的能力。”

  多年的经验,王云雷已能一眼看出印刷品的精度如何了。他拿出两种不同印刷精度的铜版纸画册,记者盯着看了好会儿,才发现两张图片的分辨率有一些差异。王云雷指了指略微粗糙的图片说:“这个精度差异太明显了,看来就像打了马赛克。”

  原本厂长是不需要再做机长,王云雷只需要在几个机长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前去帮忙。但王云雷说,厂里来了一批新机器,机长最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技能,才对得起一万多的月薪。

  如今正是印刷行业面临洗牌的时候,“办公无纸化,出版电子化,宣传网络化,这三化给印刷厂带来了很大的冲击。不过,大家都面临冲击,不要恐惧,你只要做到行业中最好,自然就是不怕的。”东联广告印刷有限公司总经理罗飞云说得很有信心。

  这种信心在王云雷身上也体现得很明显,杭州目前有500多家印刷厂,平均每家有5个机长,虽然机长不缺好机长却不多,就算印刷自动化程度再高,由于评价更重感觉,所以对色彩的把控还是需要由机长亲自来。

  跟王云雷告别后,总经理罗飞云告诉记者,如今,行业发展进入到瓶颈,相应的挑战更大了,大部分印刷机只有三原色加黑色墨,但为了夺人眼球,有些包装已经开始要求有3种以上油墨调出不同色彩了,他举着一个鲜亮的包装盒说,这就是6种颜色调出来的。在这个大挑战中,机长“弹琴”的技艺,面临着更高的要求。